<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

 首頁 >> 管理學
農民集體發展權的建構與實現 ——基于鄉村振興戰略之背景
2022年04月25日 16:1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史際春 許俊偉 字號
2022年04月25日 16:1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史際春 許俊偉
關鍵詞:農民;集體發展權;鄉村振興

內容摘要:

關鍵詞:農民;集體發展權;鄉村振興

作者簡介:

  我國作為農業大國,歷來重視“三農”問題。繼黨的十九大報告為鄉村振興擘畫出美好藍圖后,脫貧攻堅的勝利將鄉村振興戰略推向全面實施階段。但在農村集體的發展方面仍面臨一些矛盾。農村的公共產品和服務供給因農村集體經濟發展不充分而力不從心,復雜的農村社會關系處理也因村民自治的能力不足而困難重重,農民向好發展的要求尚未從根本上得到滿足。小規模分散經營的農業生產既不利于農村集體的發展和鞏固,也固化著農民個體意識從而制約村民自治和治理效能的提升,需要在集體維度上提供的農村公用事業和社會保障的不足則影響著農民后顧之憂的解除。為了使農民個體發展權更好契合農民發展的要求,有必要建構以農民集體為主體的發展權——農民集體發展權,使“三農”工作能夠通過集體獲得更好的推進。

  一、農民集體發展權的機理和本質闡發

 ?。ㄒ唬┺r民集體發展權的機理

  1.發展權的集體人權意涵

  人權是在人們不斷意識到自己應有的尊嚴時產生的。一般認為,第一代人權是在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時期,由新興資產階級反對中世紀神權和封建專制主義而提出的,旨在限制國家權力、拒斥國家干預。兩次世界大戰后,由于戰爭給人類造成了嚴重創傷,對人權的蔑視發展為野蠻暴行,各國認識到人權實現需要國家采取積極行動,聯合國大會遂于1948年通過并發布《世界人權宣言》,以此為起點,第二代人權出現了。伴隨著20世紀60年代蓬勃興起的殖民地民族獨立和民族解放斗爭,一批新興國家為了在獨立后改換面貌,更加強調以發展權為主的集體人權,第三代人權由此形成,發展權也在1969年阿爾及利亞正義與和平委員會發表的報告《不發達國家的發展權利》中被首次主張。正是在改變舊有秩序、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背景下,發展權概念得以明確。1977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認可發展權是一項人權。普遍存在的貧窮與落后,彰顯了發展權在匡正社會不平等方面的重大作用,具有矯正實質不公平、追求實質公正的獨特價值。

  2.農民向好發展的實踐吁求

  人類自始即群居。在中國,由家庭構成的戶,自古既是農業生產個體,也是國家統治和社會管理的基本單位。新中國成立后,在實現了耕者有其田的基礎上,農民集體合作在全國范圍內揭開了新的篇章。為了釋放農村發展活力,提高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后,中共中央批轉《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自此,國家和社會日益重視農民個體發展。然而,在改革開放不斷深化和城鎮化水平快速提升的背景下,農民在小規模分散經營情況下豐收難增收,由于集體經濟不發達而大規模外出務工,部分地區造成土地拋荒、村社區渙散、鄉村建設落后等現象。城鄉收入差距也沒有隨著農業以分散經營為主體和市場經濟的發展而縮小。多數農村的集體經濟無力承擔農村公共產品和服務的供給,集體作用的缺失又加劇了村民自治和農村治理的不彰,甚至連基本的自治功能和社會保障都難以維系,這些無不給農民向好發展造成障礙。廣大農民難以單打獨斗在市場風浪中搏擊,長此也會不斷削弱其合作能力,因此國家有必要引導農民依托集體來抵御市場風險、實現向好發展。

 ?。ǘ┺r民集體發展權的本質闡發

  發展權自被提煉之初就具備集體人權意涵。在準確認識發展權的前提下,可以認為農民集體發展權是農民集體在參與、促進并享受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各方面發展過程中主張協調、均衡、持續發展的一項基本人權。農民集體發展權的核心是農民集體的經濟發展,其基礎是農民集體的自治。農民集體的社區和社會發展、文化發展與生態發展則是農民集體發展權實現程度的重要衡量標準,缺少了這些方面的有效聯動,農民集體的發展權就是流于表面和形式的。這同時表明,農民集體發展權是一項具有多元化、多層次的母體性基本權利,是全面促進農民平等參與經濟、社會、政治和文化活動并享有發展成果的,而不是簡簡單單的權利整合。一言以蔽之,農民集體發展權的歸宿應當是可以主張并共享的本集體及其所處社會環境中所有正當的發展利益,在此基礎上形成及享有發展機會、發展計劃、發展決策、發展成果等。

  在性質上,農民集體發展權是一種社會連帶權。受歷史與制度慣性的影響,當前農民在發展中仍然處于不利地位,比較利益的差距也相應體現在城鄉二元結構中,市場規則與城鎮化的加快更使這種差距表現得淋漓盡致。因為這種先天的劣勢,衡平性在著重強調的傾斜性照顧與保護中展現。同時,農民集體發展權勢必囊括發展的諸多方面,當代發展的內涵早已從經濟發展延伸到了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綜合性便由此彰顯。當然,發展是一個永不停歇的上升過程,動態性要求農民集體在發展過程中,根據不同發展階段的不同發展特點制定發展策略并調整發展目標。不僅如此,農民集體的發展還與其他社會群體的發展互為前提,農民集體發展權的社會連帶性在當前既表現為可加快推動城鄉融合發展及美麗鄉村建設進而暢通國內循環,又有利于妥善應對國際市場波動下農民務工經商的難題進而緩解現實國際秩序的負面影響。農民集體發展權的價值和作用由此進一步凸顯出來。

  二、農民集體發展權的主客體界定

 ?。ㄒ唬┺r民集體發展權的主體——農民集體

  進入20世紀后,伴隨君主專制的終結和現代國家的建設,我國國家政權與農村的關系呈現出了復雜樣態,從城鄉之間和農民與市民的身份不甚清晰的劃界,到現代化過程中形成穩定的城鄉二元結構,完成了二元分層秩序的變遷。而在改革開放中,農民集體呈現出了削弱和解構的過程,相應地,農民個體的自主和自由得以最大程度的擴張。市場經濟的固有秉性使得這樣的發展模式遇到“瓶頸”和“天花板”。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求探索一條高質量發展的共同富裕之路。農民集體的功能需要重構和強化,從集體生產勞動螺旋式上升為集體的經營和發展,歸結為農民集體發展權。

  土地集體所有是農民集體發展權的根基。農民集體是農村土地和其他集體財產的所有者,是作為該所有者成員的村民所組成的集體。其由一定地域或區劃范圍內的村民所組成,屬于社區范疇,也需要通過適當的機構設置和運行機制來形成并體現集體的意志。農民集體因此包含了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作為土地所有者的農民集體,這是農民集體最底層的法律基礎,其他權利和利益均由此派生;第二個層次是依托集體所有權和社區,決定集體事宜,并予貫徹實施;第三個層次是農民集體的經營,包括投資經營平臺、農林牧場、工商企業、學校、醫院、文藝和體育團體、養老機構等,實現集體發展的目的。

 ?。ǘ┺r民集體發展權的客體解析

  1.壯大村集體經濟

  農民集體需要依靠經濟發展來為其他方面的發展提供物質基礎,農村和農民集體經濟則可歸結為村集體經濟。就目前而言,分散務農不可能讓農民增加收入,農民個體從事非農產業活動包括外出務工也難以承受市場的波動和風險,壯大村集體經濟理應成為農民實現發展的出發點,黨和國家也力圖引導農村集體經濟在正確的方向上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既是新時代社會主義公有制在“三農”中的表現,也是對人民公社延續下來的“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所有制和傳統生產關系的積極揚棄。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并不否定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家庭經營仍可在尊重農民個體意愿的情況下繼續維持。但為了農民集體能夠更好地發展經濟,必須深入創新和改革,讓農民個體更多地參與到農村集體經濟中,農民集體因地因時制宜開展相應的經營活動,包括發展工商文旅等非農產業;在農業方面,既可集體分工由少數能手專業化耕作集體土地(林牧漁業亦然),也可以各種創新方式將家庭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經營進行合理對接。

  2.提升村民自治和農村治理效能

  村或農村社區實行村民自治,這是我國的一項基本制度,也是農民集體發展權行使和實現的基礎。1980年,廣西壯族自治區宜山縣果作村選舉產生了第一個村民委員會——合寨村村民委員會。此舉得到黨中央的肯定,后于1982年被《憲法》所確認,明確規定村民委員會為農村基層社會的群眾性自治組織。村民自治暨村民委員會也在水利興修、土地管理、治安維護、社區建設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以鄉村黨建為支柱,為更好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自治、法治、德治協同共筑的中國農村治理目標應運而生。這是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和道德育人的有機統一,三者既不是各自推進,也不是簡單疊加,而是要在鄉村振興戰略指引下以農民的集體意識增強為前提,實現動態融合發展。通過黨和政府的扶助,激發村民自治活力、筑牢農村法治底線、提高鄉村德治水平,在自然情感一致基礎上形成認同和積極參與。

  3.農村社會保障的充分供給

  農民后顧之憂的解除要靠農村社會保障的充分供給,農民集體向其成員提供社會保障是集體所有制和集體所有權的客觀要求。早在1962年的《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修正草案)》中,就規定了社會保險和集體福利事業。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普遍推行后,這一制度沒有改變。我國自2003年逐步建立了以國家財政供給為主的農村社會保障制度。農民依托集體經濟發展社區社會保障事業,有助于進一步提升農民的幸福感和安全感。鑒于此,為了在“后脫貧時代”解除農民后顧之憂,有必要在壯大農村集體經濟的同時發展農村社會保障。這對國家為農民提供的社會保障能夠起到一種優化和補強的作用,更可使廣大農民能夠一心一意謀發展、聚精會神干事業。

  三、農民集體發展權的實現導向

 ?。ㄒ唬┘偨鈮汛筠r村集體經濟的制約因素

  1.研擬“村民自治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法》將壯大農村集體經濟規定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職責,當前解決此問題的思路是研究制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法”。然而,這樣的集體經濟組織“政經”“政企”不分,有違村民自治和市場經濟的規律及要求,立法上存在理論和實踐障礙。各地農村因自然、人文、歷史、現實等各種因素而千差萬別,村民自治的社區合作形式和方式方法可以是多種多樣的,為此應當盡可能允許和鼓勵村集體或農民集體發揮主觀能動性和創造性,不必整齊劃一,扼殺其積極性。村集體可以根據自身稟賦,從事各種投資經營、經濟社會活動,在村民自治的基礎上、村集體之下,設立多個平臺或集團性質的經濟組織及其他組織。應當按照這個思路,理順村民自治的邏輯及其與農民集體從事經濟活動和發展各項事業的關系,以及村民自治與集體經濟組織的關系,順理成章地據此制定一部“村民自治法”。

  2.深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改革

  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應堅持以集體所有制、農民持續增收和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為前提,探索農村集體所有制實現的多種形式,明晰社區股份合作改革的資產范圍主要是集體經營性資產,在經營性資產折股量化基礎上擴權賦能,并按照農村集體產權的不同類型設置不同流轉方式。公司制是一種較為成熟完善的組織制度和法人治理結構,村自治和“兩委”之下最高一層的集體經濟組織都可采取公司的形式,以實現村內外部不同主體的參與、制約和監督。同時,在公司制集體經濟組織中就業及擔任管理職務的村民從公司取得收入,體現的是按勞或按貢獻分配;每個村民作為本村集體所有權主體的成員,都可享有集體所有的土地及其他財產的相應份額和收益,體現的是平等和公平。這樣便可達成公平和效率的統一。當然,在這方面,黨的領導和鄉鎮政府的指導也是不可或缺的。

  3.協調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

  農村、農民不可能普遍脫離農業,家庭承包也仍將在相當時期內存在。因此,需要培育能夠將小農戶和現代農業合理銜接起來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由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與小農戶構成的互補競合生態圈,不僅是提升“按需定供”意識和能力的要求,也是幫助農民在知識溢出效應、專業化效應下增加收入的關鍵,可以推動傳統農業生產方式和組織形式持續優化升級。當前,在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培育方面,存在著農業龍頭企業交易成本過高、利益分配不均、套取政府補貼等問題,農業合作社也存在假合作、空殼社等現象,“翻牌農場”“掛牌農場”在家庭農場發展中也不鮮見?;诖?,應當加快破除橫亙在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面前的內生發展扶持政策不足、政府支持的效能較低等體制機制障礙,協調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通過農業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小農戶等形式,將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合理銜接起來,消除重點培育單一農業經營主體的不足。

 ?。ǘ┐龠M農村自治、法治、德治有機結合

  1.激發村民自治的實效和活力

  自治是“三治結合”鄉村治理體系的本體和核心。農村作為我國基層自治的關鍵場域,只有將村民自治激活,積極實踐、探索,才能使得農村治理卓有成效。由于相當一段時間以來,農民集體的功能和作用削弱,以至村民的集體意識普遍淡薄,影響了自治的效能和活力。為從根本上夯實鄉村治理的基礎,需以前述“村民自治法”的構想為指引,通過強化農民集體意識來激發其參與積極性、以組織聚合來增進協同效力、用完善制度供給來激活規則活力,以此使農村自治不斷落實并提升效能。

  2.筑牢農村法治底線

  法治是“三治結合”鄉村治理體系的基本方略和保障。法治的機制和過程即可描述為問責制。問責制對農民個體、村自治及其組織和鄉鎮黨政機構也都是適用的。對于農民及其家庭而言,可以自由地行使權利,同時對自己的言行負責,不得侵犯他人及集體的權利和公共利益。對于村黨組織、村委會、鄉鎮黨政機構及其成員而言,則應當履行好法律、黨組織和村民賦予的職責,敢于擔當敢于負責,不得消極懶政、濫用權力、以權謀私、貪污腐敗等。這意味著農村法治強調的不僅是對違法行為的懲罰,更強調村民和基層組織及其工作人員的規則意識、義務和責任意識、擔當精神。所以,為了筑牢農村法治底線,應當將一切權利和權力的設定、行使和責任承擔納入可問責的軌道,并通過村民自治、包括公安和司法在內的黨政運行加以落實。

  3.提高鄉村德治水平

  德治是“三治結合”鄉村治理體系的價值支撐。長期以來,道德——“禮”一直是我國農村治理和運轉的根據和基礎。然而,在現代化轉型中,農村受到多元價值的沖擊,傳統倫理式微,也是導致村民的共同體意識趨于彌散的原因之一,公共精神缺失加劇了個體公共責任意識的降低和公共輿論監督的弱化,以致于鄉村治理體系中的價值支撐遭到了農村個體原子化、疏離化趨勢的挑戰,進而影響到了農村社會關系的調整和處理。為了提高鄉村德治水平,有必要以村民自治的激活和強化為依托,重塑農民對村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一方面,充分挖掘和汲取傳統道德中的有益養分,將傳統道德的有益之處轉化為現代農村社會內部凝聚力的有機組成部分;另一方面,放大道德評價與認知體系的正向示范效用,積極培育缺失了的農村公共精神。

 ?。ㄈ﹥灮昂竺撠殨r代”農村社會保障供給

  1.持續推動健康鄉村建設

  2018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推動健康鄉村建設,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也要求農民普遍呈現出一種健康、昂揚的狀態。為此,從外部需要完善農村醫療衛生保健事業,從內部需要農民不斷提升自身素質和修養。具體而言:第一,針對農村醫療服務供給的短板,深化基層醫療衛生改革,發展多種形式的農村醫療衛生機構,重點關注農民體檢、重點疾病預防和主要慢性病防治;第二,農民健康的最大阻礙因素仍是經濟不濟和農村醫療保障標準偏低、形式偏少,就此農民集體發展權大有可為,通過農村集體經濟的發展,在提高農民收入的基礎上,基本醫保、城鄉居民大病保險、農民個體和集體自我保障、商業保險與醫療救助等可望共同發力;第三,建立完善村公共衛生體系,需要政府指導、協助,同時也是村民自治和村集體治理的一個重要方面,村集體和鄉鎮政府還可以經常性舉辦健康宣傳、健康講座,邀請醫學機構和專家對本地土方偏方去蕪存菁等。

  2.構建農村養老長效機制

  農民沒有“退休”概念,也就不存在退休金,微薄的農村養老補貼和老年補助不足以讓他們在徹底喪失勞動能力前的一段時間內像城里人那樣享受養老生活。解決這個問題只能靠農民集體發展,建立本村本集體的農民退休制度,相應地發放較高的退休金。而農民衰老不能自理后,一般都是居家養老。但這是不夠的,和城市一樣,農民也需要社會性的養老服務。因此,為構建農村養老長效機制,須從以下三點著手。其一,優化政府職能定位,通過政策引導,擴大市場和社會參與農村養老服務發展的空間,激發多種主體的參與熱情;其二,制定科學規劃,一方面逐步健全政府財政投入結構,盡可能提高農村基礎養老補貼補助和老年農民醫療保障的水平,另一方面推進農村養老服務綜合改革,研究制定適合各地農村實際情況的養老服務發展專項規劃;其三,完善政策支持措施,既倡導中華民族傳統的農村家庭養老,給予鼓勵和必要的支持,同時對互助養老、區域性日間照料和服務中心等社會性養老模式進行扶持,作為居家養老的有益補充。

  3.升級完善農村“低?!焙汀拔灞!敝贫?/font>

  農村“低?!北旧頉]有問題,但低保戶評定中卻出現了走關系、弄虛作假、“養懶漢”等現象,以致于存在“應保未能足?!薄安粦s保了”等弊病。要在黨的領導和政府指導下,通過村民自治和農村社區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的提升來解決這個問題,以免“低?!弊躺摷?,反而對村和農民集體的和諧和安定團結造成負面影響。而“五?!笔侵袊r民繼承發揚民族優良傳統的一項創造,該制度從人民公社時期延續至今,屬于集體福利事業,現在政府和財政也給予支持。由其事業性質所決定,農民集體對于辦好“五?!绷x不容辭,須通過有效的村民自治、集體經濟的發展予以落實,不斷優化和升級,在現有基礎上提高水平、提升檔次,以與當前經濟社會和人民生活水平相匹配。

  

 ?。ㄗ髡吆喗椋菏冯H春系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安徽大學講席教授、安徽師范大學法治中國建設研究院特聘教授;許俊偉系安徽大學法學院經濟法學博士研究生)

作者簡介

姓名:史際春 許俊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噗嗤啪啪撞击声,天堂v无码亚洲—高无码,免费人成网在线观看品观网
<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