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

 首頁 >> 管理學 >> 公共管理
“中國之理”:建構新時代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
2022年05月05日 12:2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黃建洪 字號
2022年05月05日 12:2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黃建洪
關鍵詞:新時代;自主知識體系

內容摘要:

關鍵詞:新時代;自主知識體系

作者簡介: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國家“十四五”時期哲學社會科學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圍繞貫徹落實黨中央提出的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戰略任務,對“十四五”時期哲學社會科學發展作出總體性規劃?!兑巹潯范啻螐娬{,要增強哲學社會科學的主體性、原創性。正如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調研中國人民大學時所言,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歸根結底是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立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個大局”,需要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以把握歷史大勢、掌握歷史主動的精神,回答好中國之問、世界之問、人民之問、時代之問的重大議題。立基于中國之路、中國之治,來系統化、深層次地探尋“中國之理”,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是新時代賦予中國學人的時代使命和思想追求。

  討論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需要聚焦三個基本問題,即為何要建構、建構什么、如何建構。前者關系到必要性和意義問題,即這種自主知識體系的建構,為何是重要的、其深層次的目的價值何在,是建構“何以可能”的問題。中者需要回答面對“兩個大局”,在建構怎樣的知識體系并體現出其自主性,是建構“何以可為”的問題。后者則涉及宏觀的原則方式問題,是建構“何以可行”的問題。

建構自主知識體系何以可能

  眾所周知,經過黨領導人民的百年奮斗,我們走出了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成就舉世矚目。一方面,中國走出了以西方資本邏輯演進形成的“三個從屬于”的支配體系,即如《共產黨宣言》所說的西方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使未開化和半開化的國家從屬于文明的國家,使農民的民族從屬于資產階級的民族,使東方從屬于西方”。這種所謂“正當性”的支配體系,代表著先發國家現代化道路的資本主義體系和舊全球化霸權體系的經驗表達,說到底仍然是一種地方性知識的擴散式宰制化。另一方面,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申述著“中國時刻”的到來,并正在不斷展現出不一樣的“世界圖景”。國家和民族正逐步從站起來、富起來邁向強起來轉變,從歷史發展的角度看,就需要深刻致力于從解決“挨打”“挨餓”到有效解決“挨罵”的論域轉換。僅有物質財富的增長,而缺乏精神體系、知識體系的真正自主和強大,缺乏文明維度的證成力和解釋力,就可能始終處于精神“蜷縮”狀態,抑或是非理性的盲目自大狀態,那就難以立足世界民族之林并為世界文明作出更大的貢獻。

  面對“兩個大局”,在社會實踐結構出現歷史性巨變的當下,中國已然具備了建構自己知識體系的較豐厚物質基礎和深切的理論需求,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為中國構建知識體系提供了歷史機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夢圓”則更加需要有自主知識體系的建構、支持、引領和闡釋,以提供知識合法性和知識有效性的方式來參與和保障文明進步。一則,逐步走出西方知識范式,有助于規避以“西方的鑰匙”插入“中國的門鎖”的簡單和片面。相當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的理論實踐和社會實踐較多地“吃水”于西方文明框架下來檢視自己、認識自己,甚至指導自己的社會政治實踐。尤其是在哲學社會科學領域,在汲取西方理論合理成分以獲得滋養功能以外,也形成了某些排他性、區隔性的思維定式和“鎖定式”的實踐后果,需要予以審慎省思和鑒別。二則,在“世界走向中國”逐步邁進“中國走向世界”的新階段,中國具備建構中國自主知識體系的現實能力。無論是從賡續中華傳統文化的必要性,還是立足于現實創新創造的緊迫性,或是在文明互鑒中的可行性中,都需要將在地化的知識體系構建作為引領、發展和深化中華文明形態的“國之大者”來予以充分體認和持續推進。但這種努力,本身就是開放性、建設性的,它既尊重常識又遵循常理,在傳承和創新中華文明的道路上精耕細作、行穩致遠。

  賦予賡續中華文明重歸于內生力量建置現代國家所需要的文化理念、體制制度與運行模式,是黨領導團結人民百年奮斗所創造的偉大成就。這種成就的深刻性就在于,圍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一矢志不渝的中心主題和初心使命,當代中國國家治理和實踐發展以共和國載體而成為一種具有顯著內生性的文明方式和文明方法論。這是深切理解建構自主知識體系的前提和基礎。為此,通過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在賡續文明和吸收借鑒的基礎上,以體系化的知識結構和范式,來深度解決當前中國理論落后于實踐所形成的約束問題,提升中國軟實力、加強對黨和國家的政治認同,將極富建設價值。以此觀之,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本就是以文明方式申述中國之路、中國之治、中國之理的探索創造之旅,它反映出以國家和民族為主體的核心行動者在認識論、方法論和知識論方面的高度自覺。

建構自主知識體系何以可為

  在新時代,建構怎樣的知識體系并體現出其自主性,議題重大、內容豐富。在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過程中,以賡續中華文明、走中國式知識現代化道路的方式,來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堅持以人為主體來構建包容性的知識體系。這種知識體系,本質上是中華文明在新時代、新際遇和新挑戰下的新發展、新表達和新證成。堅守其人本內核、革新其體系表達和傳播方式,更好地以新知識結構和知識范式構建的方式,來建構中國人的“意義世界”、國家圖景和世界愿景,時不我待。毫無疑問,這樣的歷程,將是以精神自覺的高度和深度,以方法論的自覺和價值觀的深化而重整中華文明,從而達致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性進程。

    知識是人們對于自身和身外世界的確定性、規律性、程式化認知和探索。作為一種精神產品,它是人類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理念、思維、行為和方式、方法的主客觀塑造物。知識體系則是以模塊化、系統化和高度理性化的學科、學術和話語等形態呈現出來的精神產品集。作為一個文明全部知識的總和,知識體系的核心部分是知識的基本構成、思想內核和知識方法。而我們要討論的“中國知識體系”,是指以中國場域為基本范圍,以中華民族的思維活動、生產活動和生活活動實踐為基本內容,以建構中華文明的價值目標、豐富內涵、深刻思想、內在機理、制度載體和行為模式等為基本內容的知識體系。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就需要集中關注中國知識體系的價值系統、生產系統、運用系統構建。

  其一,中國知識體系的價值系統構建。貫通中國的歷史傳統、現實實踐與未來發展,從人的現實性、社會性出發,從人在本質上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認知出發,為現實的人以及為人的現實需求尋求可以有效滿足和發展需要,進而促進其全面自由發展。這種建構的主線正是從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出發,建構中國的知識體系,并將之應用于制度體系和實踐體系。以“人民”來確立知識價值、丈量知識倫理、確立知識結構、革新知識范式和發展知識能力,至關重要。在新全球化的發展態勢下,這是中國可以為世界貢獻新治理知識、新治理體系之知識基礎和公共產品的重大領域。

  其二,中國知識體系的生產系統構建。知識的生產與再生產,絕非單純的個體性學術行為,而應是一個社會持續的重大公共選擇。這對于深切尊重歷史、現實、人性和規律的知識民主體制的穩定建立和知識生產民主范式的有效運行,對于知識生產的人民價值秩序塑造、運行秩序構筑和知識生產的質量保障都至關重要。以全過程民主為基本管理方式和實踐機制,以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為實踐進路來設計和思考自主性的知識體系建設,需要在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過程中,高度關注這一生產系統構建的合理性和有效性。從而讓社會各階層都能夠享有相對機會公平、有序地參與到中國知識生產的過程中來,讓中國知識體系的建構過程成為與人民物質財富生產相匹配的精神財富創新和創造過程。

  其三,中國知識體系的運用系統構建。知識體系是一個復雜的系統,有其穩定的價值內核以及豐富的表現形態。知識體系的建構過程,實際上也是該體系在發展過程中不斷獲得時代養分、回應時代需要、展現時代智慧和呈現時代特色的開放體系。中國自主知識體系需要有相對穩定的價值系統和知識內核,但是緣于其知識環境包括人文環境、制度環境和國際環境的變遷,其價值系統和知識內核的表達、呈現以及運用,如付諸于教育系統以促進政治社會化實踐等,就需要作出與時俱進的變化。這既要解決知識體系對于新環境、新需求以及新發展的學理回應問題,更要對其實踐運用的可操作性進行調適和規整,以使其能夠進入百姓日常生活,成為建構民眾認知方式、心理秩序和社會秩序的知識基礎。

  價值系統的構建,解決中國知識體系基于以現實的人、現實的社會、現實的社會群體為價值主體以構筑和發展中華文明的問題,是建設自主性知識體系的基礎,也是賡續中華文明的生命之基、力量之源。生產系統的構建,讓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中國知識”在自覺的維度和開放發展的視野中得以創新創造,讓支撐和服務于中國道路、中國發展和中國模式的知識生產與再生產、知識分配與知識運用在可持續的軌道上運行,成為建設和發展中華文明的基礎性力量。運用系統的構建,則是要建立起符合中國國情、具有中國特色、展現中國風格的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讓中國知識體系建構能夠直接嵌入和引領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進一步探索中來,形成具有普遍解釋力和服務力的知識力量與精神力量。

  融合三大系統構建,建設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需要慎重思考如下內容:一是知識體系內外內容的分殊及鏈接。即對內部而言,我們是誰、我們從哪里來、我們在哪里、我們要走向何方;對外部而論,何謂中國、中國從哪里來、中國在哪里、中國將如何走向未來。內外部的鏈接,意味著知識體系需要有全景式的知識結構和解釋力。二是知識體系具體的對象厘定。以中國思維方式、生產方式、生活方式作為研究對象,堅持以現實的人的需要、以最廣大人民群眾的交往實踐為全部知識的出發點,來認識世界、建構知識體系。三是知識體系的重要范疇。包括:我者與他者、自我認知與外部認知、發現自己與重識世界、價值理性與工具理性、主體性與主體間性、批判與創新、中國走向世界與世界走向中國,等等。尤其需要關注,從國家層面要解決從傳統國家向現代國家轉變過程中面臨的知識理性、國家理性和公共理性,以及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的知識體系等問題。這之中,哲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法學、管理學等哲學社會科學任重道遠。

建構自主知識體系何以可行

  正如恩格斯所言,歷史從哪里開始,思想的進程也應當從哪里開始。這表明,理論體系、知識體系具有兩個起點,即歷史起點和邏輯起點,二者具有吻合性,即歷史與邏輯相一致。建構自主知識體系,就是要以“中國”作為行動主體、以“中國知識”的深加工使之成為“中國知識體系”。作為建構對象,這種社會精神生產需要從經驗現象上升到理論體系和思想體系,凝聚成文明的內核,表達成為助推經濟社會可持續進步的知識價值范疇、知識結構范式和知識發展能力,從而形塑國家,服務于人類。

  一是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來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唯物辯證法和歷史唯物主義,是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價值觀和方法論,是科學行動的指南。堅持“兩個結合”,即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以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來指導自主的知識體系建設,問題“靶向”有三:一是循序解決中國場域內因自主性知識系統構建不完善所導致的理論與實踐割裂、信仰與行動分裂、知識價值系統與知識產權系統抵牾等亂象問題;二是循序解決中國意義系統、價值系統和符號系統彼此欠匹配的病灶問題;三是循序解決中國知識生產力不高、創新力和創造力因此而被桎梏、被碎片化、被矮化甚至被虛無化的問題?;凇皟蓚€結合”,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建設需要在批判資本邏輯及其主導下,圍繞高度原子化個人所展開的知識生產及其體系建構、制度安排,發展出知識生產的中國范式、中國路徑和中國力量。這就需要從既有大量的西方范式甚至是理論的“西方霸權”中解放出來,闡發以人本為核心的新知識體系和治理體系,回答好“世界怎么了”“人類向何處去”的時代之題。由此可見,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是回答好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中提出大量亟待解決新問題的基本路徑。

  二是堅持以深切的人民邏輯來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知識的人民生產以及體系的人民建構,讓知識體系制度化地服務于人民,是中國知識體系建構的價值立場和中心內容。以人為主體,既是中華文明知識體系的本質特征,又是傳承、創新和發展中華文明知識體系的基本路徑。中國之所以為中國,其思維方式、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傳承、迭代和更新,有其自身的邏輯,凝聚成為中華文明。這種文明有著自身的生成學邏輯、運籌學邏輯和發展學邏輯,經由其現代性轉化和民族性表達,成為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知識形態和發展模式。從根本上講,這種堅持以人為本、以群體的人為本來建設“強大國家”和“美好社會”的知識體系,本質上運行的是人民性邏輯,是知識體系的人民書寫和中國式現代化書寫。這樣的知識體系建設表明,自主性的知識體系既是自然的,又是歷史的;既是演進生成的,又是建構做成的。面向新時代,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既是中國的、當代的,又是開放的和建設性的,它以主體性的知識原理與原創性的知識范式來闡釋文明在“歷史—現實—未來”慣序維度上的內在一致性和連續性。同時又具有將知識資源化、科學化、民主化、制度化、時代化的實踐、調適和更新能力;具有邏輯的自洽性、知識的批判力和生產力,以及應對環境變遷與諸多挑戰的足夠韌性。

  三是堅持以“中國性”為主題來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中國知識體系建設的自主性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中國性。中國知識體系建設有自己獨立的問題意識、思維方式、原創性發現、論域證成、知識符號體系以及傳播方式;建設過程充分體現知識生產和知識運用過程的自主性、獨立性、中國性。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代中國的偉大社會變革,不是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簡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國家社會主義實踐的再版,也不是國外現代化發展的翻版。這樣的論斷對于知識體系的建構同樣具有方法論自覺的意義。作為回應深刻社會變革的中國知識體系建設,需要面對“母版”“模板”“再版”和“翻版”的詰問,回答好中國之問、世界之問、人民之問、時代之問。這種知識體系建構,既不是偏執的高深,也不是簡單的印證,更不是粗暴的拿來主義,抑或是“移花接木”式的“混栽”。積攢“純粹的力量”的基礎研究與服務于經世致用的應用研究,一體構成知識的體系性內容,需要體現出對世情、國情、民情的深切尊重、對世道人心的接納和對精神文化家園的建設性修葺和揚棄性發展。二是普遍性。生產出為實踐所檢驗、被世界所認同和自覺使用的命題、原理、推論、公式、符號,能夠在科學體系和經驗世界中得到雙重檢驗,能夠在邏輯世界和實踐活動中得到持續發展,能夠成為具有明晰知識內核體系和保護帶的自循環體系,同時能夠以持續開放的姿態接受批評并建構發展的知識系統。從全球視野的角度看,發展出能夠在文明互鑒中得到接續發展和凝練提升的知識體系至關重要。在知識體系建設中,中國性是普遍性的表達,普遍性是中國性的基礎,是特殊性與普遍性的有機統一。

  理性包容的中國自主知識體系,“此物最相思”。作為穩定表達中華文明內涵的思維體系和知識財富,自主的知識體系,對于行進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新征程路上的當代中國,最是需要。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實質是扎根中國大地,發展出從中國解釋世界、從中國走向世界、從中國服務世界的世界觀、實踐觀和方法論。它首先應該是一個中國式知識現代化的過程,與此同時,它自然地且又負有使命地成為世界知識體系建構發展大進程、大歷史之中的“中國擔當”。這種建設,不應局限在“歷史敘事”和“當下故事”的講述之中,而是要充分體現其重要的超越時代、超越民族、超越國界的理論和現實價值,是持續的高級精神創造。正如黑格爾所言:一個民族在世界歷史的發展階段中究竟占據著什么樣的位置,不在于這個民族外在成就的高低,而在于這個民族所體現出的精神,要看該民族體現了何種階段的世界精神。這種面向世界精神的努力,核心所指是具有自主性的思想體系和知識體系的創造和貢獻。面向“中國之理”來建構中國自主的知識體系,使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真正屹立于世界學術之林,既有利于對中國實踐進行深度“思想解碼”,又有助于以全球視野對中國文明進行深切文明交互,從而為中國的文明安頓和世界的文明發展找到新的發展向度、為人類作出新的文明貢獻。

 

  【本文系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新時代中國政府職責體系優化研究”(批準號:20AZD031)和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新型城鎮化戰略與國家治理現代化研究”(批準號:19FZZB008)的階段性成果】

 ?。ㄗ髡呦堤K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應急管理研究院院長,蘇州大學東吳智庫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黃建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噗嗤啪啪撞击声,天堂v无码亚洲—高无码,免费人成网在线观看品观网
<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