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

 首頁 >> 頭條新聞
數字技術打開媒介無限想象空間
2021年11月02日 07:5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彭蘭 字號
2021年11月02日 07:5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彭蘭
關鍵詞:大眾傳播;人肉終端;萬物皆媒

內容摘要:自互聯網普及以來,一波又一波數字技術浪潮的涌動,不僅帶來了傳媒業態與市場格局的深刻變革,也在底層引發了人—內容—媒介之間的關系變革甚至重構,不斷刷新我們對“媒介”的理解。

關鍵詞:大眾傳播;人肉終端;萬物皆媒

作者簡介:

  自互聯網普及以來,一波又一波數字技術浪潮的涌動,不僅帶來了傳媒業態與市場格局的深刻變革,也在底層引發了人—內容—媒介之間的關系變革甚至重構,不斷刷新我們對“媒介”的理解。

以人為媒

 

  社會化媒體的興起,極大地沖擊了傳統的大眾傳播模式。社會化媒體傳播最顯著的特點是“以人為媒”,用戶的關系網絡構成了信息傳播的網絡,人成為內容流動的媒介,同時也是內容流動網絡中的節點與開關。每個個體的選擇都會對內容傳播起作用,而具體的作用結果——是推動還是阻止內容的流動,取決于他們對內容價值的多層面考量:既包括公共坐標下的價值判斷,也包括私人坐標下的評判與權衡。人不再是單純被內容“擊中”,而是在積極利用內容構建自己的私人化與公共化生活,編織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媒介化世界)的多重關系。在這個過程中,人不斷與內容融合,內容變成人的一種媒介化存在。

  當我們看到人成為內容傳導媒介的同時,還應該看到另一面:內容也是人的關系聯結媒介,在新媒體中流動的內容,很多時候是人們建立與維系社會關系的紐帶,這既包括個體發布的私人性內容,也包括他們生產與傳播的公共性內容。內容作為關系媒介的價值,會反過來影響到它在社交網絡中的流動性。內容價值往往是在它由“人媒”傳播的過程中被逐步喚醒、激發,內容的意義由用戶共同創造,而不完全取決于媒體的預設。

  今天,我們很難再簡單沿用傳統的“大眾傳播”這一概念,以往研究者廣為采用的“5W”模式的所有要素及其關系都在發生變化,特別是在內容與渠道方面。新媒體中的內容是公共性內容、組織性內容與私人性內容的混融,以往“點對面”的大眾傳播渠道在很大程度上讓位于人的關系網絡構成的新傳播網絡。而曾經處于傳播中心的專業媒體,在今天成為了公共傳播網絡中的普通節點,甚至由于它們是機構而非人,缺少自己的社交網絡,在公共傳播中有時反而會處于劣勢地位。傳統意義上的大眾傳播、人際傳播、群體傳播、組織傳播等的界限已經模糊,這需要我們用全新的框架來研究新媒體中的復合性傳播。

  公共傳播網絡與人的社會關系網絡的交織,也意味著傳播結構與社會結構的互嵌,傳播對于社會關系運動的影響也走向深層。

人媒互融

 

  人的社交網絡是一種軟性的媒介,而終端是一種硬性的媒介,軟性媒介需要建立在硬性的媒介基礎上,沒有終端的廣泛聯結,也就沒有新媒體環境中廣泛聯結的“人媒”。今天,人與這種硬性的媒介正在融合,雖然手機等終端還沒有真正嵌入人體,但人體與這些終端已經變成不可分離的關系,未來可穿戴設備也會與人如影隨形。這會導致人的“賽博格化”,人體將變成一種“人肉終端”。

  成為“人肉終端”意味著,人作為媒介的屬性更為突出,這種媒介不僅參與外部網絡中的信息傳遞,也將人本身的各種數據向外部傳送,使之成為某些服務商分析的信息或利用的資源。在人作為媒介發生作用的過程中,不僅興趣、訴求等心理性變量會對傳播產生影響,與身體相關的物理性變量(如空間位置)、生理性變量(如視線、大腦的興奮程度等)與傳播的互動也會增加。物理空間、體驗環境、社會情境、用戶實時狀態、用戶生活慣性、社交氛圍等多種要素共同組成了傳播的場景,基于場景思維的傳播將拓展內容與人之間的匹配模式。

  VR、AR等技術的進一步發展,會帶來現實環境與虛擬環境交疊的新體驗環境。正在興起的“元宇宙”概念,正是強調了這樣一種虛實混合、真假難辨的新環境。這使得傳播中的“體驗”變得更為重要,甚至體驗本身也可能變成一種傳播,這種體驗中的身體參與、身體互動,也會成為一種新的傳播形式。

  “人肉終端”帶來的另一個結果,是人與自我對話的加強??纱┐髟O備使人對自身的物質層面(身體狀態、運動等)和精神層面(如情緒與心理狀態等)狀態有了更多自我觀察、檢視的機會。這可能會引起人對自己的物質化狀態的更多關注,促進“精神自我”與“物質自我”的對話,以往主要在人的身體內部發生的“自我傳播”開始外化,并且與人際傳播、群體傳播等產生互動??梢灶A見的是,以往傳播學領域很少被研究的“自我傳播”,也會成為一種顯學,它會從一個方面推動傳播研究范式的變革。

萬物皆媒

 

  除了使人成為媒介外,新技術也正在全面拓展媒介的含義,物聯網中的各種傳感器、智能家居設備、智能汽車等,都會成為新的媒介。人們會與這些新媒介產生新的互動關系,這些互動會影響到人們對環境(從大的社會環境到小的家庭空間環境)等的感知,也可能會影響家庭成員的互動模式,正如電視曾經深刻地影響家庭中的互動一樣。

  在智能時代,算法也是一種媒介。算法作為人、內容、資源、環境等要素之間的中介,在進行著關系的適配、調節與控制。今天備受新聞傳播學界關注的個性化推薦算法,就影響著消費者與內容的關系、生產者與內容的關系、人與信息環境的關系等。未來,各個領域的各類算法還會全方位影響人的生存、認知、決策等。傳播學研究需要超出內容推薦算法這一狹窄視角,研究算法在社會的全面滲透及其影響,推動算法開發者、使用者及管理者善用算法。

  在智能技術支持下,未來“萬物皆媒”將變成現實。而如果我們用新眼光來理解媒介含義,甚至會發現那些傳統的“萬物”其實或多或少具有媒介的屬性。媒介不應當只被視為內容流動的媒介,而應該被視作泛在的中介,它承載著各種類型的信息(從自然性到社會性)和意義的流動,聯結著各種關系,也營造了相應的體驗。在傳播活動中,意義、關系、體驗與信息同樣重要。

  對媒介和傳播認識的拓展,會帶來內容研究思維的拓展。在研究內容時,不應只關注其信息價值,還需要關注其承載的意義,特別是對個體的意義。在此基礎上理解私人性內容與公共性內容的互動,理解媒介內容對現實生活與虛擬生活的“粘連”作用。

  而對用戶的研究,則需要變成一種綜合的“人學”研究,尤其要關注人的數字化、網絡節點化、媒介化、賽博格化等新的生存狀態,以及由此帶來的人與內容、人與媒介的互動甚至融合。

  約翰·彼得斯認為:“媒介是容器和環境,它容納了一種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又錨定了我們的生存狀態?!币酝鶄鞑W的研究范式和傳統的大眾傳播模式,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們對媒介可能性的想象,而今天是重新思考與探索多種可能性的時候了。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數字新聞學理論、方法與實踐研究”(20&ZD318)階段性成果)

 ?。ㄗ髡呦抵袊嗣翊髮W新聞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彭蘭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噗嗤啪啪撞击声,天堂v无码亚洲—高无码,免费人成网在线观看品观网
<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