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

 首頁 >> 哲學 >> 來稿首發
【中華文化與文明探源】【專訪】楊慶中:《周易》與中國哲學(下)
2022年03月31日 16:0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秀偉 字號
2022年03月31日 16:0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秀偉
關鍵詞:周易;中國哲學;經學

內容摘要:文化自信開啟了文明自覺,而脫離了經學的中國哲學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建構當代中國哲學形態,中國傳統“經學”則應該是實現這一目標的突破口。

關鍵詞:周易;中國哲學;經學

作者簡介:

  編者按

  文化自信開啟了文明自覺,而脫離了經學的中國哲學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建構當代中國哲學形態,中國傳統“經學”則應該是實現這一目標的突破口。2021年,由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主辦、中國社會科學網合辦的“哲學的殿堂——2021年度中國人民大學哲學名家講座系列”反響熱烈。其中,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教授楊慶中主講的“《周易》古經對孔子思想的影響”反響很大,觸動聽眾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源頭和中國哲學基脈的關注。為回到元典,重新梳理傳統思想發展的脈絡,以求獲得啟迪,獲得來自本原的力量,中國社會科學網哲學頻道編輯對楊慶中進行了專訪。

  學者簡介:楊慶中師承著名中國哲學專家、佛學家石峻教授,是中國哲學研究,尤其是先秦哲學和易學研究的杰出學者代表?,F任中國人民大學學術委員會委員,國學院教授,國學院學術委員會主任,《國學學刊》主編,中華孔子學會副會長,國際易學聯合會副會長。出版有《二十世紀中國易學史》《周易經傳研究》《周易解讀》《周易與人生》等。

【中華文化與文明探源】【專訪】楊慶中:《周易》與中國哲學(上) 

【中華文化與文明探源】【專訪】楊慶中:《周易》與中國哲學(中) 

【中華文化與文明探源】【專訪】楊慶中:《周易》與中國哲學(下)

  

  中國社會科學網:從前兩次的訪談中可以看出《周易》與中國傳統哲學的關系確實是十分密切的,但如果按人物或時代一一分疏,恐怕我們本次訪談的篇幅很難容納和承受。您能否先圍繞幾個核心的哲學話題談談《周易》對中國傳統哲學的影響?

  楊慶中:好的,有別于西方哲學,中國傳統哲學有一套獨特的概念范疇體系。在這套概念范疇體系中,有一大批核心范疇,如太極、太和、陰、陽、道、器、形而上、形而下、氣、天地、神、動靜、剛柔、三才、言象意、變、化、易、幾、中、時、位,等等,都與《周易》經傳密不可分。這些范疇對于中國傳統哲學的發展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梢哉f,《周易》不僅是中國傳統哲學的思想文化之源,也是中國傳統哲學生生不息的理論載體。有些方面前兩次的訪談中已經談到了,下面再做兩點補充。

  首先,本源的內在多元性。中國古代哲學講宇宙觀,當然離不開探討宇宙本源的問題。中國古代哲學中的本源,無論用什么概念描述,其內在結構一定是多元的,這或許與《周易》的卦序有一定的關系?!吨芤住肥住肚反巍独ぁ?,《乾》為純陽,《坤》為純陰,后面的六十二雜卦則有陰有陽。所以《序卦傳》說“有天地然后有萬物”,這里的“天地”指的是《乾》《坤》,“萬物”指的是六十二雜卦?!跺鑲鳌吩诮忉尅肚贰独ぁ穬韶缘臅r候更是分別明確指出,“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元,萬物資生”。把乾坤視為萬物之本,即宇宙萬物生成的本源。也因此,中國古人講“生成”,從來不從單一因素出發,而是強調“獨陰不生,孤陽不長”,“乾元”和“坤元”,缺一不可;“乾元”的存在,必須以“坤元”的存在為基礎;“坤元”的開展,必須以“乾元”的存在為前提。這也是“和而不同”這一理念的哲學基礎?!昂投煌钡摹昂汀敝傅木褪沁@種多元性。以此類推宇宙存在,則舉凡自然、社會、人生,乃至于人類文明存在的多元格局,都因為它的形式的多樣性才擁有了合理存在的基礎,宇宙的發展正是仰賴于多樣性的和諧共存。我們常說中華民族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文化的根源,哲學的理據就在這里。我的存在的合理性也是以你的合理存在為前提,所以鄭和下西洋最遠到過非洲,只是互通有無地做貿易。

  其次,變化的周而復始性。既然本源是內在多元的,“獨陰不生,孤陽不長”,所以中國傳統的宇宙本源論有一個鮮明的特征,即強調陰陽的交感和合,并認為這是宇宙富有生機并生生不息的原動力。與西方哲學追求恒定不變的,認為變化只是現象,本質(存在)則是永恒的、不變的、絕對的、完滿的、超越的等觀念不同,中國古代的哲學家不但不害怕變化,還認為變化恰恰體現了宇宙生生不息的本質。陰陽交感生化的思想,反映了一種大智慧。推之于宇宙生命的存在,則表明維持并豐富宇宙生命合理存在的前提,乃是宇宙生命存在形式多樣性之間的交感互補,以及建立在這一交感互補基礎上的彼此的發展。套用《周易》的話說,即是多樣性之間相交而感則“萬物通”、“其志同”!反之,則“萬物不通”、“天下無邦”!。

  中國古代哲學直面并認可變化,所以比較強調如何在適應變化上下功夫。但這并不是中國古代變化觀的全部,中國古代哲學家講變化,并非不關注“?!?,《周易》基于農業文明的經驗講變化,特別重視其循環往復的特征。這種循環往復,本源清楚,過程可知,結果可期,所謂元亨利貞,貞下起元。因此中國古人直面變化,認肯變化,不怕變化。反之,如果中國古人沒有在變化中發現循環往復這一特征,我相信對于不知所之、不可把握的變化,中國古人也會害怕的。這一點其實與古希臘哲學家在變化的背后找不變的東西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因此,與古希臘相較,中國古人是因為認識到了變化的可知性和可把握性,所以才不覺得變化可怕。中國古代哲學所講的“道”,很大一塊,就是指的這種變化的可把握性。中國古人講變化重視循環往復的特征,不能簡單地稱之為循環論,而應該看作是一種返本開新,就是不斷地回到本源,又不斷地開出新的生命,正所謂“生生之為易”,“周雖舊邦,其命維新”!這樣的變化,作為一種生生不息的動力和創造力,它具有本體的意義;作為一種生生不息,“品物流形”的大化過程,他有規律的意義。

  中國社會科學網:之前您多次講到《周易》是神人之學,這說明《周易》的產生是有宗教背景的,那孔子開啟了“好其德義”的解《易》新方向后,原來的信仰是不是發生了變化?孔子是不是無神論者?與此相關的是,儒學究竟是不是一種宗教?

  楊慶中:這是一個比較尖銳的問題,學界已有長時間的討論。因為您是結合著易學來提問的,所以我也就嘗試結合著易學談談自己的看法。

  孔子雖然把《易》從巫史之手中拯救出來,開啟了“好其德義”的解經新模式,但孔子并沒有否定巫之《易》和史之《易》,因而也沒有否定《周易》本來具有的神學意義。其實結合《論語》等其他材料可知,孔子并不否定對神的信仰,如我們上次曾經講到的,他不過是從遷善改過的視角,從反求諸己的視角去認識吉兇,以達到趨吉避兇的目的罷了。這應該就是孔子所謂的“敬鬼神而遠之”吧??鬃硬徽Z“亂神”,但并非不信神。事實上,整個儒家群體很少有純粹的無神論者。這個問題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涉及對宗教的理解。我認為儒學不是宗教,儒家不是宗教群體,但是儒學和儒家卻極力地維護了一種宗教,這就是從三代傳承演化過來的對天神的信仰,對地祗的信仰(社神),對人鬼(祖先)的信仰,等等。儒家的禮學里面關于祭祀方面的討論內容極為豐富,就是例證。但儒家對于超驗的神靈及其世界并沒有什么建構。比如孔子作為禮學大師,應該主持過不少喪葬、祭祀儀式,但卻從沒見到孔子談論過人死亡之后的世界,孔子甚至強調“不知生,焉知死”??鬃右沧鰤?,并經常夢到自己的偶像周公,假如有一陣子夢不見周公,就慨嘆“甚矣吾衰也”!孔子的慨嘆固然為神秘主義的解釋留下了想象的空間,但孔子從來沒有講到在周公那里得到過什么神秘的啟示。這一點可能是儒家的傳統,或者說影響了后來的儒家,比如宗教氛圍十分濃厚的西漢時期,易學家孟熹想突破傳統經說,講卦氣,也只敢詐稱是老師臨終前獨傳于自己,而不敢謊稱是得自神啟。

  這里有必要說一下“神道設教”的問題?!吧竦涝O教”一語來自《易傳》對《觀》卦的解釋,意思是說,莊嚴肅穆的祭祀儀式具有感化人的功能,圣人借用宗教活動的這種感化功能來教化百姓,能使天下和諧安寧?!兑讉鳌凡⒉环穸漓牖顒颖旧淼淖诮桃饬x,但看重的是他的教化功能。有人說儒家是實用理性,儒家確實有這個特點,就“神道”來說,儒家從來沒有明確否認過外在的形上存在,但儒家也從來沒有特別討論過要在一個外在的形上存在中實現人的超越的問題;相反,卻特別強調在時間中透過“三不朽”等等來實現人的超越,這一點在第一次訪談中我們有涉及??傊?,我認為與其說儒學與儒家是宗教,不如說他們是一批有宗教信仰的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更為合適。

  中國社會科學網:《易經》在我國傳統文化中的地位很高,曾被尊稱為六經之首,還有很多人把它看作寶書。2004年,在中華民族文化促進會主辦的文化高峰論壇上,討論的主題是“全球化與中國文化”。楊振寧先生在演講中談到自己對《易經》的看法。他認為《易經》有著簡潔性和總結性?,F代科學的發展,需要十分嚴謹的推演過程,而這部書不具備,因此,《易經》對目前的科學發展有著消極影響。您對這個問題怎么看?

  楊慶中:楊振寧先生的話題,直接涉及中國哲學中的知識論問題,中國哲學應該對此作出回應。但以我的知識素養,還無法很好地回答這個問題,也只能是結合著我對易學的理解嘗試論之。楊振寧先生關于這一問題的主要觀點是,《易經》影響了中華文化中的思維方式,而這個影響是近代科學沒有在中國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那么 中華傳統文化中的思維方式在楊先生看來又有什么特色呢?楊先生說,其特色是有歸納法,但沒有推演法(演繹法)。而科學恰恰是建立在對這兩種方法的運用基礎之上的。

  楊先生是科學巨擘,中國傳統文化的造詣也非常深厚,《周易》的確是中國傳統思想、包括中國傳統科技思想的理論基礎,科學沒能在中國發生,當然與《周易》的思維方式所具有的特色有一定的關系。所以我認為楊先生的這一判斷是沒有問題的,是符合實際的。但《周易》或易學是不是只有歸納,沒有演繹,這個問題似乎還可以討論?!吨芤住返某蓵趯哒冀涷灥臍w納,其歸納的結果是形成了一套以陰陽爻為基本要素,以八卦符號為核心內涵的六十四卦符號系統。經驗是具體的,但符號對經驗有超越作用,可以導向一種對普遍意義的理解。所以,從經驗歸納而來的《周易》在一定意義上應該是具有公理的意義?!兑讉鳌匪^“一陰一陽之謂道”,“《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等,大概講的就是這個意思。我感覺《周易》既不懷疑世界的真實性,但也鮮少討論世界的真實性,而是預設八卦能代表世界萬物,把世界“象”化,然后演繹八卦。具體來說,即是把宇宙的萬事萬物預設為八種卦象,用八卦的相摩相蕩產生64卦,又根據一定的規則,用六十四卦中每一卦的整體系統與陰陽結構之間的關系演繹宇宙、社會、人生中的各種問題。這套知識系統可能不只有歸納思維,還是有演繹思維的吧?!吨芤住吩谥袊鴤鹘y科技的發展中確實起到過決定性作用,但科學確實沒有在中國發生,這個問題還需要討論。

  在此我想借楊先生的話題針對幾種傾向談談自己的看法,一種傾向是,用現代科學附會《周易》的知識系統,只要現代科學有什么新發現,便會有人在易學系統的典籍里“找到”該項內容,什么《易》里面有二進制、有遺傳學、有量子力學,等等。這種思想恐怕是不妥的。另一種傾向是,認為《周易》或易學是一種超前思維,科學有其局限性,現代科學解釋不了,不一定就不科學。本人以前也一度有過這樣的認識,這種思想恐怕也是不妥的。還有一種傾向,就是看到西方有學者高揚價值理性,對工具理性的局限性提出批評,便以中國哲學強調知識與價值的統一為由,引高揚價值理性的論說為同調,詆毀科學。這種思想尤其不妥。而對于我國來說,時刻警醒自己的乃是:要全方位地向科學進軍。所以我覺得楊振寧先生提出這個問題是有非常重要的意義的,中國哲學界值得對它做深入研究。

  中國社會科學網:《周易》對現代中國哲學的研究有哪些影響?

  楊慶中:談到現代,需要從中國哲學學科的建立說起。中國哲學的起源很早,照成中英先生的說法,伏羲時期中國人就有了哲學的思考,是世界各種文明中最早的。但作為近代學科意義的“哲學”概念卻是清末民初通過日本從西方引進過來的,按照近代學科意義上的“哲學”梳理中國哲學的發展,也是上世紀初葉的新生事物。這一學科的從無到有,對中國思想學術的發展與現代轉化是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的。當然,回顧這一過程,也有不少經驗教訓。事實上對于這一過程的反思從來也沒有中斷過,一百年來,人們提出了種種質疑。比如對具有奠基意義的馮友蘭先生的兩卷本《中國哲學史》的質疑也有不少。但是,實際上關于人們質疑的許多問題,馮友蘭在創作《中國哲學史》時基本上是有所自覺的,他自覺地選擇了大家見到的這種模式,原因固然很多,但我想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與馮先生的一個基本觀點有關,即他認為中西問題乃是古今問題,是傳統與現代的問題,應該見賢思齊,從發展的立場上來整理中國傳統哲學。馮先生也許試圖透過這樣一種整理來實現傳統與現代之間的轉換,賦予具有“實質的系統”的中國哲學一個形式的面貌。所以,馮先生的局限性恰恰不在于人們的質疑中提到的以西釋中,用西方哲學的觀念和西方哲學史的書寫方式來分割剪裁中國傳統思想史料等等,如果把這作為馮先生《中國哲學史》的問題的話,那么,可以說整個20世紀乃至于今天的以現象學解釋中國哲學,都是在以西釋中。

  中國古代哲學的發展有自己的節奏,近現代中國哲學的發展是被帶節奏。怎么理解呢?也就是說,西方出現什么樣的哲學流派,中國哲學就會有什么樣的解釋方式,所以,近現代中國哲學的發展是被西方哲學帶著節奏走的。當然,產生這樣的情況,原因可能很多,但是有一點是最主要的,就是作為學科意義的哲學被引進之后,西方哲學一直具有典范的意義,所以學者們研究中國傳統哲學思想時總會自覺不自覺地去關照這個典范。我本人對此以前也曾有所懷疑,但現在是持積極地肯定的態度的,我寧愿認為這就是中西哲學之間交流會通的進行時,是中西哲學的綜合創新。事實上,我們今天對中國傳統哲學史料的解讀都借用了西方哲學,都在不同程度地以西釋中,這也是一條正確的道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從中國傳統哲學史料里開拓出新的理解方向。而且我相信我們借用西方哲學解讀中國哲學史料,實際上也是在用中國傳統思想史料來理解西方哲學,進行西學中國化的工作,把西方哲學充分中國化后,它便會成為一種發展中國哲學的資源,而變成中國哲學的一部分,就像佛教之中國化一樣。其實“以西釋中”這個說法,除去太過明顯的傾向性,毋寧說這是在用一種新的視角和新的理解方式來梳理中國傳統思想史料。況且就哲學的研究而言,中國哲學界的西方哲學研究就是現代中國哲學的一部分,就是現代中國哲學研究。

  因此,我不認為以西釋中是馮先生《中國哲學史》的局限性之所在,馮先生的局限性在于忽視了在中古代思想學術中具有核心意義的、真正具有哲學意涵的部分史料,如被視為大道之源的《周易》及易學系統的典籍在馮著中就沒有受到重視。

  中國社會科學網:被視為大道之源的《周易》及易學系統的典籍為何在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中沒有受到重視?在近現代中國哲學研究中,易學哲學的研究處于一個什么位置?

  楊慶中:這有個客觀的原因,馮先生撰著《中國哲學史》之時,正趕上如火如荼的“古史辨運動”,顧頡剛在《古史辨》第一冊中提出要打破“古史為黃金世界”等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周易》一書以及孔子與《周易》經傳的關系進行疑古辨偽,經學被打破,《周易》則不但被拉下經學神壇,還被視為巫術迷信。所以大儒如錢穆、馮友蘭者,當時也紛紛撰文撇清孔子與《易傳》的關系。這無異于斬斷了中國哲學發展的“龍脈”,使之變成無本無源,難怪方東美先生視馮先生的《中國哲學史》為無頭的中國哲學史。正是因此之故,在一百來年的中國哲學研究中,易學哲學基本上是比較邊緣的。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著名哲學家、易學家朱伯崑先生的四卷本《易學哲學史》問世,人們對于易學在中國哲學研究中的地位有了比較深入系統的認識。朱伯崑先生是馮友蘭先生的學生,其撰著《易學哲學史》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補馮友蘭先生《中國哲學史》的不足。朱伯崑很好地繼承了清華學派的語言分析傳統和老北大的實證傳統,并堅持唯物史觀,所以該書達到了相當高的理論水平。陳來先生視朱伯崑的《易學哲學史》為“經學哲學史的研究路數”,但認為朱先生之后該路數并沒有真正擴展開,沒有后繼者,可以說一枝獨秀。這說明易學哲學或經學哲學的研究,還有待于進一步的開展。不過就易學的研究而言,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易學史的研究、易學人物、易學專題的研究出了不少好的成果。也有學者立足于易學講哲學,如成中英先生的本體詮釋學就是出入中西、歸本大《易》的產物,成先生最近被歐洲國際詮釋學研究院聘為榮譽教授,說明其以易學會通西方哲學的努力得到了國際哲學界的認可。所以對于未來易學及易學哲學的研究我們還是充滿信心的。

  馮友蘭先生臨終前曾滿懷信心地指出:“中國哲學將來一定大放光彩”,同時又語重心長地指示后人:“要注意《周易》哲學”!這是中國哲學史學科奠基人的臨終遺教!我相信中國哲學界會越來越重視《周易》哲學的研究的?!吨芤住泛鸵讓W也必將在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中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中國社會科學網 李秀偉/采訪整理

作者簡介

姓名:李秀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噗嗤啪啪撞击声,天堂v无码亚洲—高无码,免费人成网在线观看品观网
<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