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

 首頁 >> 社科關注
從符號學證據法視角審思新聞真相
2022年05月19日 07:5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利剛 字號
2022年05月19日 07:5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利剛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新聞真相在構筑世界圖景中的作用日益凸顯。如何看待新聞真相,如何解讀新聞真相,成為學界關注的焦點。本文從符號學證據法視角,重新審思新聞真相問題。

  對新聞事實的定義

  在中外新聞史上,產生過許多新聞定義。在國內,新聞的定義多源于學界。代表性定義有以下幾種:徐寶璜認為“新聞者,乃多數閱者所注意之最近事實也”;陸定一認為“新聞是新近發生的事實的報道”;范長江認為“新聞是廣大群眾欲知、應知而未知的重要的事實”。在國外,由于近代西方新聞事業主要產生于商業活動,所以西方的新聞定義具有濃烈的商品屬性。例如,影響廣泛的有19世紀70年代美國紐約《太陽報》的編輯主任約翰·博加特(John Bogart)所說的“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西方業界形成的新聞定義大多與趣味性、獵奇性和反常性密切相關。源于希臘的英語詞匯“news”(新聞)在《牛津詞典》中的解釋即為“新鮮報道”。中外關于新聞的定義不一而足。借用美國學者克利福德·格爾茨(Clifford Geertz)的話來說,中外關于新聞的定義里都著實隱藏著一張“由他們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而若解開這張意義之網上的每一個節點(node),不難發現纏綁其間的都是一個個所謂的“事實”。

  不過,新聞真相背后的每一個“事實”都需要“證據”來證實。符號學證據法認為,我們的文化記憶和證實最基本的方式包括“口述證據”“實物證據和圖像證據”及“書寫證據”,這三種證據在本質上都屬于“證據符號”。它們依據各自的獨特優勢相互關聯,幫助表達“待證事實”(可能存在的“真相”)。依據查爾斯·桑德斯·皮爾斯(Charles Sanders Peirce)的符號意指三分式,由于中外新聞界用來解釋事實的框架(解釋項)不同,所以中外新聞界用以報道這個“事實”(對象)的“證據符號”(再現體)存在著差別。新聞報道過程是符號化的過程,這一過程必然存在符號片面化問題,片面化必然要突出某些方面,同時遮蔽其他部分。誠如,在一些國際事件報道中,中西媒體就同一重要“事實”的報道一定存在著差異:有些媒體突出事實的奇特性,有些媒體突出事實的重要性,有些媒體歪曲了事實,等等。

  新聞報道過程是符號化的過程

  依據符號學證據法,任何事實對于人類而言都具有雙重性質即“無言性”和“事件性”。所謂“無言性”,即指事實自己不能表述自己,也不能有意義地解釋他者。事實的價值和意義只有借助于符號,尤其是語言文字符號才能說明自身;所謂“事件性”,即指任何事實都是一個變化的事件或運動過程,作為事件的事實總是有始有終、稍縱即逝,只能憑符號性的記憶來了解和挽留事實。因此,符號學家趙毅衡認為,對于人類而言,所有沒有被符號化、沒有被編碼、被指稱的事實都等于不存在。

  既然事實要借由符號化才能被我們感知,那么必然就存在著“事實”(對象)與“符號”(再現體)之間“關聯度”高低的問題。符號學專家孟華將這種符號化以前的無言性、初始性、未完成的事實稱為“原點性事實”,而將這種被符號化、完成了的事實稱為“原典性事實”。在某種意義上講,對人類而言,“原點性事實”是不存在的,人類所了解的都是“原典性事實”。就新聞報道而言,被報道的基本上都是已被符號化了的“原典性事實”?!霸湫允聦崱币蛞驯环柣?,所以都有自己的名稱,也正因有了名稱,“原典性事實”才可以被報道。沒有被符號化的抑或說顯露了點痕跡但還沒有被破譯、被闡釋、被理解的事實都是“原點性事實”。盡管新聞報道極力接近“原點性事實”,但卻很難抵達它們。

  從符號學證據法的角度來說,“原點性事實”常常是缺席的抑或不在場的,尤其是已經發生的事實,只能以“原典性事實”的方式被留存。孟華認為,一旦我們在理論上懸置了“原點性事實”,取消了“原點性事實”的在場性,我們所關注的就不再是“證據符號”背后的“原點性事實”,而是關注“原典性事實”如何逼近和呈現“原點性事實”。就新聞真相而言,新聞所報道出來的事實可以說基本上都屬于“原典性事實”,抑或更近一步說由這種“證據符號”所指稱的“原典性事實”逼近了“原點性事實”。我們經常聽到的“用事實說話”,實際上就是用“證據符號”說話。而至于新聞報道的是不是“真相”,那就要追尋“原典性事實”與“原點性事實”之間的“關聯程度”,以及構成“原典性事實”的“證據符號”之間的互補性之強弱。

  所謂某條新聞追尋到了“真相”,實際上就是構成這則新聞的“證據符號”之間的互補性很強,使得“原典性事實”與“原點性事實”之間的“關聯程度”很高,整個“證據符號”給我們呈現的新聞敘事話語很真實。在一般的感知經驗中,真實的新聞敘事話語背后必然隱藏著一個真實的故事。這也正是“證據符號”之間的互補性起效于新聞敘事話語層的緣故。符號學證據法所謂的“證據間性”,也即指證據符號之間優勢與缺陷的互補性。每一種“證據符號”與真實之間都有關聯,且不同“證據符號”與真實相關聯有著特有的編碼方式;每一種“證據符號”也有自己的局限,需要不同的“證據符號”之間相互補充?!罢鎸嶊P聯方式”和“證據間性”這兩個概念揭示了用以澄明新聞真相之證據的符號性本質。

  “真相”是一個動態生成過程

  在新聞報道中,記者要進行采訪,就會形成“言證”(口述證據);記者要進行觀察和拍攝,就會形成“像證”(實物證據和圖像證據);記者要進行書寫,就會形成“文證”(文字材料證據)。這三種證據,在符號學證據法看來,它們之間是“三角式互證關系”。正是這種三角式互證關系,彌補了單一“證據符號”的不足,給我們造成了新聞所報道的就是“真相”之認知。倘若我們對符號學證據法已然有所知,就應當有所警覺與質疑:新聞報道中的“事實”真的就是那個不在場的“事實”嗎?誠然,真實性是新聞的首要特征,但事實是自己不能言說自己的,只能借由符號證明自身的存在。

  可見,我們感知到的“真實”未必就是“真相”。新聞報道所呈現的“真相”往往是“證據符號”優勢互補的結果?!罢嫦唷笔且粋€動態生成過程,這確實充分體現在新聞報道中,許多新聞報道呈現了事件發展的來龍去脈。但反過來看,事實上,許多新聞報道所呈現的也僅僅是從“原典性事實”逼近“原點性事實”過程中的一個中介性的“證據符號”而已。新聞報道只能逼近“原點性事實”,報道出來的一般都是“原典性事實”。但這并不能阻止我們對于新聞真相的探尋。我們把“新聞真相”所指稱的目標定位于“原點性事實”,有著非常重要的參照性價值。盡管它對于新聞追尋真相來說是一個“極限值”,但它有助于我們所報道的新聞的真實度更接近于真相。

  在新媒體語境下,質疑與追尋新聞真相尤顯重要、尤為必要、尤其緊要。學者曾慶香認為,新媒體語境下的新聞敘事話語不僅嬗變而且邊界模糊。確實,在新媒體語境中每個人都很容易成為播音員、短視頻導演、論壇記者等。以新媒體語言為中介的“證據符號”的生產者可謂魚龍混雜,專業記者生產的“證據符號”很容易被湮沒在眾聲喧嘩之中。這就要求受眾更加具備辨別“證據符號”真偽的能力,要求我們加強媒介素養教育。在傳統上,新聞由專業記者生產,并經由專業編輯把關,對大眾的媒介素養要求較弱;但在新媒體語境下,情況發生了巨變,不計其數的新聞皆由非專業記者生產,它們所呈現的“證據符號”是否指稱“原典性事實”,在很大程度上受眾只能依據自身的媒介素養自行辨別。

  在充滿不確定性的國際局勢中,受眾如何在“證據符號”良莠不齊的情況下,辨別其所指稱是否為“真相”,變得更加復雜。為提升受眾媒介素養,從符號學證據法視角重新審思新聞真相問題尤其緊要。

 

 ?。ū疚南祰疑缈苹鹨话沩椖俊爸袊娪爸屑t色文化的符號學研究”(21BXW093)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核拇ㄍ鈬Z大學新聞傳播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劉利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噗嗤啪啪撞击声,天堂v无码亚洲—高无码,免费人成网在线观看品观网
<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