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

 首頁 >> 社科關注 >> 本網原創
平臺經濟下勞工算法素養不容忽視
2022年06月08日 16: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洪馨儀 字號
2022年06月08日 16: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洪馨儀

內容摘要:平臺經濟背景下數字勞工群體(外賣員、網約車司機以及網絡主播等)與平臺算法的交互問題,因其關乎互聯網時代技術、社會與人的關系,已成為學界熱議的話題。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平臺經濟背景下數字勞工群體(外賣員、網約車司機以及網絡主播等)與平臺算法的交互問題,因其關乎互聯網時代技術、社會與人的關系,已成為學界熱議的話題。然而,目前多數學者對算法持批判態度,強調算法的消極影響,認為平臺方相對于勞動者在算法這一技術媒介的使用上擁有主導權,從而產生數字不平等現象。筆者認為,這種視角具有人文關懷,值得肯定,但也忽視了數字勞工的主觀能動性:在人與算法的互動中,勞動者也在積極適應算法,培養并增強算法素養,從而使算法為己所用。

  透視算法批判論

  學界對平臺經濟下算法的研究,始于對算法進行定義。算法原本是數學和計算機領域的專有概念,隨著技術和社會發展,這一專有名詞具有了文化和社會意義。從技術角度來說,算法即“按照一定的計算步驟,把輸入的數據轉化為預期的輸出結果的一系列編碼程序”。在將算法技術應用到公開的商業邏輯時,平臺會采用一種技術烏托邦與公共價值話語,將算法描述為一種“無害的、無價值偏向”的編碼,從而宣揚“技術中立論”思想。這一定義符合一些學者所提出的“日常勞動中的算法”或“算法文化”的研究框架,具有強烈的政治和文化屬性。還有學者認為平臺通過算法這一媒介對數字勞工的勞動進行管理和操控,這一過程產生了“數字不平等”,即算法的隱秘應用削弱了公平,增加了私權,強化了知識鴻溝。

  具體而言,現有研究主要從兩個角度批判算法對于數字勞工的影響:第一,技術角度。學界多將算法比喻成“黑箱”,即一種除了輸入和輸出之外,中間復雜的指令和過程都無從知曉的程序或模型。這顯示算法作為技術媒介的運行邏輯具有不透明性。這種不透明性會造成信息不對稱,并使平臺對大規模數據的隱蔽收集成為可能。同時,算法模型的構建和運行需要依靠大數據,而數字勞工的工作過程也是創造數據的過程。平臺正是利用算法短時間內快速且自動處理數據的能力,在未引起數字勞工注意的情況下,通過對其勞動過程的“全景監視”,完成了數據的收集。

  第二,社會和文化角度。研究者聚焦平臺方如何通過算法改變社會的權力結構,包括資本、技術與人的交互問題。例如,范·迪克等人關注平臺經濟如何“重塑社會”,他們將平臺界定為特殊的技術——商業架構,認為平臺的目標是“基于用戶協議收集和利用數據,借助算法和界面的自動化運行管理信息,并以商業模式為驅動大肆擴張”(J. Van Dijck, T.Poell. & M.De Waal, The Platform Society: Public Values in a Connective Worl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又如孫萍認為,算法的中介更加強調技術管理邏輯下的目的性,而忽略了勞動者作為主體的意識和感知。以外賣員為代表的數字勞工群體被嵌入到算法中,在平臺方設置的游戲規則中疲于奔命,工具理性和價值理性的沖突日益彰顯(《算法化生存:技術、人與主體性》,《探索與爭鳴》2021年第3期)。

  總之,學者對于算法的批判包括技術和社會層面。在技術層面,算法運行邏輯本身就有不透明和規?;奶卣?,具有技術“可供性”;在社會層面,算法深刻改變了社會的權力結構和文化邏輯,尤其是實現了對勞動過程的數字化監視。

  反思算法批判論

  以上大致歸納了目前學界對平臺經濟下算法的批評態度及主要觀點。毋庸置疑,這些對平臺利用算法操縱勞動過程的批判充滿著人文主義的關懷。然而,技術批判理論背后的技術中心主義也存在一些不足,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忽視了人(數字勞工)的主觀能動性。具體而言,首先,相關研究往往缺少對于數字勞工個人經驗的體察,直接假設數字勞工無法感知這種不平等的存在,進而將他們描述為平臺經濟中的被動方(董晨宇、葉蓁:《做主播:一項關系勞動的數碼民族志》,《國際新聞界》2021年第12期)。正如夏冰青所言:“數字勞工領域確實存在許多不平等現象需要我們加以批判分析,但是,數字勞工的主體性和能動性建構或許也需要成為未來研究的另一趨勢(《數字勞工的概念、學派與主體性問題——西方數字勞工理論發展述評》,《新聞記者》2020年第8期)。其次,相關研究混淆了資本(平臺方)與算法(技術物)的概念,將數字勞工與平臺資本方的矛盾轉移到人與技術的矛盾。技術應當被如何使用,是由創造它的人類所決定的。我們的關注點應該聚焦如何更好地使用技術,讓技術發揮更重要的價值,從而促進社會公平和福祉。

  關注數字勞工算法素養

  以算法這一技術為核心運行動力的平臺已經深入人們的日常生活,成為數字勞工賴以生存的基礎。彭蘭指出,一方面,我們要接受并利用算法,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發展對算法的識別和反抗能力。她將這一能力稱之為“算法素養”(《如何實現“與算法共存”——算法社會中的算法素養及其兩大面向》,《探索與爭鳴》2021年第3期)。研究表明,數字勞工在與技術“相處”的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套幫助他們主動掌握技術的知識和策略。

  算法的不透明性導致數字勞工對算法背后具體的運作流程缺乏了解,但勞動者對于算法的想象和猜測卻十分豐富,這是形成算法素養的第一步。布赫提出“算法想象”概念,認為用戶如何認識算法及其功能對平臺算法的建設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T. Bucher, “The algorithmic imaginary: Exploring the ordinary affects of Facebook algorithms,”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 Society,2017)。比舍普在對社交媒體意見領袖(即網紅)的研究中,亦發現網紅之間八卦閑聊的內容可以反映出算法在當下那一刻的運行狀態(S. Bishop,“Managing visibility on YouTube through algorithmic gossip,” New Media & Society,2019)。

  在對算法形成了基本的認知和想象后,數字勞工在日常實踐中,逐漸掌握了關于平臺算法運行規律的知識,這是算法素養的第二步。筆者在對網約車主、外賣員的訪談中發現,大部分勞工能意識到算法已參與到其工作中。有司機認識到平臺會根據車主經常跑的區域來推薦訂單,也有外賣員表示其以往的跑單數據(包括接單率、等級等)會影響下一次系統派單。這樣一種通過輸入數據和輸出結果逆向推理運行邏輯的過程,被稱為算法學習的“逆向工程”。在這一過程中,數字勞工形成了關于算法的相對專業化、系統化的知識。

  形成知識結構和體系后,數字勞工會根據其認為的算法運行規律不斷調整自身行為,并采取相應策略,以實現自我利益的最大化,這是算法素養的第三步。例如,束開榮發現外賣騎手會通過傳播的物質性實踐(外掛、虛擬定位、屏幕點擊器以及刷單等)來對工作過程中既定的時間與空間秩序及其邏輯進行積極的微觀抵抗,并將這一抗爭行為稱為“技術盜獵”(《送外賣:傳播實踐的物質網絡及其時空秩序》,中國人民大學博士論文,2021年)。此外,數字勞工會進行人際間的信息交流和分享,獲取最新鮮的工作資訊,學習如何與算法系統相處甚至主動利用技術達到工作的便利。在“算法失靈”“算法崩潰”的時刻,很多數字勞工能借助自身的經驗代替算法系統的運行,如憑借對城市交通的熟悉規劃更節省時間的路線圖,以及通過人際溝通掙脫算法精細化的圍困。此外,在數字勞工進行情感勞動和關系勞動的過程中,算法的技術屬性無法替代人性的靈活與溫度。這些都證明了與冰冷技術物相比人的優勢。

  總之,數字勞工算法素養構建的過程,既是“打開黑箱”的過程,也是打破現有權力格局的過程。進而言之,勞工算法素養的提升,逐漸彌合了其與資本方(平臺方)關于算法的知識鴻溝,對其進一步適應技術社會、提高自身福祉有著重要意義?,F有研究在強調數字不平等現象的同時,也應將關注點轉向算法研究的新視角,從數字勞工的角度出發,探討其與算法系統的互動過程,發掘工作中的主動空間,并倡導數字勞工積極利用算法,在數字時代實現“與算法共存”。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新媒體研究院)

作者簡介

姓名:洪馨儀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噗嗤啪啪撞击声,天堂v无码亚洲—高无码,免费人成网在线观看品观网
<li id="kmkkm"></li>
<bdo id="kmkkm"></bdo>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table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table> <noscript id="kmkkm"><noscript id="kmkkm"></noscript></noscript>